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>

精神血脈傳承的可貴自覺

——我讀《青台》 ■張石山

來源:發佈者:時間:2020-10-29

資深記者張建羣女士,新近創寫出版了一部關於自家族史的長篇紀實作品。

在我之先,已有好幾位文壇老友讀過了這部長篇,並且對之作出了相當精準到位的評介。

王西蘭先生總括道:這是一本傳奇式的家族紀實,是張建羣個人創作的一個華麗轉身。

杜斌先生評價曰:新聞記者富有張力的精湛筆法,寫着人生大戲,折射沉甸甸的現實,讀來令人動容。

而寧志榮先生和張雅茜女士,分頭為這部長篇傾情作序,剖析細緻入微、評説有理有據,着力推介,不遺餘力。

大而言之,可謂“前人之説備矣”。

當我見到此書,瀏覽一過,則確然引發了我深深的共鳴,是為感慨良多。因之,關於張建羣、關於她的這部著作,我還是有幾句話要説一説。

年初,西蘭兄邀我運城一遊,乃與張建羣女士得以相識。某日下午,張女士陪我出行參觀,她在車上對我進行了隨機採訪,我們言談甚歡。資深記者,開門見山,提問直奔主題,刀刀不離要害;話題轉換,遊刃有餘;駕馭場面,輕車熟路。這便擱過不言。

記者職業,固是能夠歷練文筆,紀實敍述,看家本領而已。但記者生涯,難免陷入職業慣性。

而張建羣女士,竟然能夠戰勝“慣性”,“克己復禮”,回身返視,所以“動心忍性”,勵志書寫屬於自己家族的歷史。僅此一點,足以令人大大稱道。

無論作家或記者,其中到底有多少人想到要用手中的筆書寫自己的家族史?又有多少人付諸實施,終克功成?

此事可謂誠屬偶然。但偶然中確實又藴含了必然。

質言之,華夏文明傳統,絕不是一個名詞概念。文明之河,從遠古流淌至今,成為一種活生生的“此在”。我們祖祖輩輩浸染其中,沐浴其恩澤而成長。

而文明的座標從來都在我們身後。當我們不再浮躁,拒絕隨波逐流,立定腳跟,轉身回顧,登時如醍醐灌頂,豁然開朗:

華夏文明有如參天大樹,蓊蓊鬱鬱。而眾多的家族、包括我們個人的家族,便是共同構成這棵大樹的枝條樹葉與葉脈。

對於所謂正史或曰“大歷史”,百姓的個人歷史包括家族史,往往被忽略不計,甚至被有意無意加以屏蔽。況且,草民百姓原本就是沉默的大多數,沒有能力也多半不具備言説的自覺。大歷史因而是殘缺的,至少是缺乏豐富細部的。在教科書上,有時只剩下乾巴巴的幾條概念化的結論。缺乏豐富細部的殘缺的歷史,導致不少中學生熟讀背誦只為應付考試。

無論天災人禍還是數不清的種種變故,其造成的衝擊傷害落在的是每一個家庭;而為之承擔最重的、受傷最痛的,是家庭裏的女人。許多家族家庭的歷史,往往也是婦女的苦難史。所有這些,構成了我們整個時代歷史的最真實的細部,成為反映歷史的一面鏡子。

張建羣女士,手中有一支筆,同時有了書寫自我家族史的自覺。

我堅定地認為,這是一種值得我們稱道的偉大的自覺。

有了此一自覺,誰還能擋得住張建羣女士開始寫、寫下去、幾經修改、最終完成的非凡創作?

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;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;而後再説治國平天下、為蒼生謀幸福。同理,書寫自我的家族史,正是在同時書寫我們的民族史,兼而傳承護衞我們共同的民族傳統。

偉大厚重的華夏文明,具體而微的家族歷史,到底培植了這樣一粒種子;家族的苦難與血淚,沃灌了我們的心田。那種子,發芽、生根,負載了家族不滅的期盼,承繼了家族的精神血脈,終於艱難竭蹶努出地表,宣告人間:我要開花結果。

《青台》橫空出世,搖曳生姿!

而一部書稿完成出版,讀者見仁見智,何足為奇。許有文筆之順暢或澀滯、敍述之自如或憋促,但這都無傷大雅。寫出來,基本可觀,確實將自我家族的若干歷史事實,呈現給了諸多讀者,這便好也。了卻心思之餘,足可告慰先人;而先人倘若有知,定是含笑九泉。

尤為令人快慰的是,張建羣女士的女兒讀過了此書,並且談了自己的真實感受。白紙黑字,赫赫然見於本書封底。

家族的精神血脈,就這樣得到了傳承。華夏文明之河,就這樣得以滔滔汩汩,奔赴永恆。

此時此際,窗外秋陽豔豔,正是收穫的季節。

張石山,著名作家,陽泉市盂縣人,出版有長篇小説《兄弟如手足》《攻城》《清明無戰事》等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